公益维权

恪守法律正义 杜绝冤假错案

点击量:   时间:2018-10-11
恪守法律正义   杜绝冤假错案

——云南省陕西商会及部分在滇陕西人士对华宁县“1.13”案件的看法及反映

 

尊敬的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

我们是云南省陕西商会及部分在滇陕西籍人士。

贵院正在审理的2015年1月13日发生在云南玉溪市华宁县盘南路“陕西轮胎修理店”被告人崔驰涉嫌故意伤害一案中的被告人崔驰,系从4000里外来华宁靠修补轮谋生的陕西岐山县人。

为崔驰辩护的王理乾律师系本商会法律顾问组成员、组长。

“1.13”案我们早已获悉。2015年6月23日贵院庭审后,辩护律师王理乾同志就本案的证据、定性及公安机关侦查过程中存在的严重违法、涉嫌犯罪问题及时向我会及部分在滇陕西籍人士作了汇报,我们深为震惊!我们认真讨论、向相关专家咨询后形成下列书面意见,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寄给贵院。“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希望对贵院审理此案有所帮助。

我们之目的在于“恪守法律正义,杜绝冤假错案”,而不仅仅在于崔驰是我们陕西人。

一、案情简介

2015年1月13日下午五时许,华宁县的普红美夫妇与崔驰夫妇在华宁县盘南路的陕西补胎店因为补胎价格、南北语言理解差异问题发生较为激烈的争执,普红美便气势汹汹打电话给其欺行霸市、有吸毒抢劫史、身上多处刺龙纹身的妹婿张恒。

崔驰夫妇担心事态扩大,便急忙向盘溪派出所报了警。后经警察及时出警调解,事态被平息下来。但普红美临走时向崔驰之妻苏小娟撂下一名狠话:小心着,整死你!

苏小娟以为普红美是在气头上说的过激言词,也就没有在意,可谁知普红美是真的要收拾崔驰夫妇。

2015年1月13日夜,张恒伙同李建波、陈家千三人酒足饭饱之后,由张恒驾车于晚10时41分14秒到达崔驰夫妇的轮胎店门口。张恒首先下车,不问三七二十一先用脚猛踢三下苏小娟所看守的摆放修胎工具房间的铁皮门,声音很大,百米外吃烧烤的的都听到了。苏小娟起初被惊醒时还以为是发生了地震,开灯后发现电灯并没有摇晃,想起下午补胎时发生过争执后普红美放出的话“小心着,整死你!”后方感到是来报仇的,于是急喊睡在隔壁看守轮胎的丈夫崔驰报警。崔驰听到猛踢铁门声音被惊醒后又听到妻子喊报警的声音后便急忙用移动座机拨了盘溪派出所的警民联系电话,随后担心妻子的生命安危便出门来看;刚出门,张恒便冲过来挑衅:你下午是不是打着一个人?崔驰说没有,此时崔驰已认出了张恒,心里很恐惧。

接着张恒又质问:你再说一遍没打着?信不信今晚弄死你?!崔驰说没打着。张恒便用巴掌在崔弛的脸上猛打一巴掌,然后又在崔驰面颊打了一拳,一下将崔驰打蒙了。崔弛本能的退回自己睡的店内,张恒紧跟着冲向店来,当张恒一只脚刚跨进店门要再次对崔驰行凶时,崔驰感到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加之对方人多,于是便顺手摸到一把摆放在轮胎上的用于削轮胎胶皮的刀来朝正要行凶殴打自己的张恒刺去,张恒被刺伤后方退出店门,随后倒地……

注:从张恒挑衅、行凶崔驰至崔驰逼迫进行防卫到张恒受伤倒地的32秒关键时间地段,系录像盲区。

二、我们对此案的几点看法

()我们认为被告人崔驰的行为符合属于正当防卫的相关法律规定,根本不能构成故意伤害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 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结合前述案情可知:本案所谓的被害人张恒就是其本人正在对崔驰进行行凶时,被告人崔驰不得已而采取正当防卫措施后,造成不法侵害者张恒死亡之后果,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从事发经过看:正是本案所谓的被害人张恒深夜酒驾伙同多人驱车上崔驰夫妇的店门踢门,先动手对崔驰掌击拳打行凶,并声言今晚要弄死你!在崔驰被打蒙本能地退入店内,张恒还不罢休,追进店门欲继续行凶时,崔驰感到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危胁后,而引发了被告人崔驰顺手摸到修补轮胎的工具刀被动防卫,这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三款关于正当防卫之法律规定,怎么能是伤害犯罪呢?

(二)正当防卫者受伤不受伤、受伤轻与重,对其正当防卫的性质没有影响。

公诉人在法庭上说:被告人崔驰身上没有明显伤痕。

必须说明:正当防卫只强调其防卫行为的正当性、合法性,不要求防卫者一定要负伤或身负重伤。

诉讼文书卷第3页,《华宁县公安局110反馈单》损失情况栏显示:2015年1月14日0时35分反馈,已出警,1 人死亡,1 人受伤,进一步调查。

据案情分析,本案中死者一人只能是张恒,受伤的一人只能是崔驰。

《刑法》第二十条三款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此条法律规定根本不在意正当防卫者在防卫时是不是受了伤,受了何种伤,而在意于是不是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崔驰是不是在张恒正在行凶时对张恒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张恒伤亡的。

何谓“行凶”?新华词典上讲:打人、杀人都谓之“行凶”。

我们认为《刑法》第二十条三款中所讲的“行凶”应当是指:不法侵害者的暴力行为已严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

张恒当时行凶时虽然没有拿凶器,但其三十六岁、身强力壮;而崔驰已是四十六岁的中年人。难道张恒拳头不能将崔驰打伤、打残、打死?

三)假若不采信被告人崔驰对案发时录像盲区所发情节的叙述,那便无人能说清楚,那么应适用“疑罪从无”的原则,宣告崔驰无罪。

根据现场的录像资料看,关键情节上有32秒的录像盲区,也正是在这32秒的录像盲区内发生了张恒行凶时遭崔驰用刀防卫、张恒受伤的事情。

对这32秒录像盲区发生的事情,现场坐在车上张恒的两个同伙李建波、陈家千说不清楚;当事者张恒已死而无法说出;只有防卫者崔驰可以说清。

据崔驰讲:我刚出门,张恒便冲过来挑衅,你下午是不是打着一个人?崔驰说没有,此时崔驰已认出了张恒,心里很恐惧。接着张恒又质问:你再说一遍没打着?信不信今晚弄死你?!崔驰还说没打着。此时张恒便用巴掌在崔弛的脸上猛打一巴掌,然后又在崔驰面颊打了一拳,一下将崔驰打蒙了。崔弛本能的退回自己睡的店内,张恒紧跟着冲向店来行凶,当张恒一只脚刚跨进店门要再次对崔驰行凶时崔驰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严重,于是便顺手摸到一把摆放在轮胎上的用 于削轮胎胶皮的刀来朝正要行凶殴打自己的张恒刺去,张恒被刺伤后方退出店门,随后倒地……

1、有人会问:崔驰说的上述情节是真的吗?

辩护人认为应当是真的:其一,崔驰和张恒平日无冤无仇,若非张恒半夜找上门来对自己行凶,使自己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危胁,怎会用削轮胎的工具刀自卫;其二,崔驰已来云南修理轮胎十年没有回家,案发前已买了回家过春节的火车票,准备与父母、子女团聚,若故意伤害了他人还能圆过年回家的梦想吗?

2、假若不相信崔驰所说的情节,那也没有人能说出当时的情节,录像对此关键情节又是盲区。那么崔驰当时到底是在张恒正在对自己行凶时被动防卫的,还是张恒根本没有行凶便被崔驰刺伤致死的,就是一个大大疑问。若是前者,崔驰的行为就属于正当防卫;若是后者,崔驰的行为则属于故意伤害。这两个罪与非罪的行为因为录像证据缺失而无法判明,就属于疑罪。

那么,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崔驰也应当是无罪的。

“疑罪从无”原则是现代刑法“有利被告”思想的体现,是无罪推定原则的具体内容之一。即:既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又不能证明被告人无罪的情况下,推定被告人无罪。

“疑罪从无”的司法原则不仅仅是解决刑事疑案的技术性手段和原则,它的确立在更为广泛的范围内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它折射出我国在法治建设进程中对法律价值的重新协调和平衡。在关注保护社会之外,对公民人权的保障和尊重、它是现代刑事司法文明与进步的重要标志之一。

(四)华宁县公安局在侦查本案的过程中存在严重偏袒所谓被害人一方,涉嫌放纵罪犯,徇私枉法的犯罪问题;华宁县及玉溪市检察院对此问题不闻不问。

《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 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从被害人张恒和同行的李建波、陈家千当晚的所做所为来看,其目的就是要对崔驰、苏小娟夫妇行凶殴打,就是要实施违法犯罪行为。

1、张恒等三名嫌犯深更半夜到达案发现场时开着一辆云FLZ850黑色现代轿车,而且张恒是酒后驾车,已是目无国法。

证人苏小娟当庭证言:案发后,崔驰之妻苏小娟质问最初的办案警官陶冶,深更半夜他们开着车跑到我门口干什么来了?车上藏着什么凶器没有?陶冶回答说:是有凶器,但人家没有使用。

那么,请问对此涉巡查轿车的搜查笔录在何处?

2、侦查证据卷51-54页公安机关对李建波的询问笔录显示李建波讲:李建波、张恒、陈家千三人当天(2015年1月13日)是在盘江乡租了一片地想种柑橘,在盘江就喝了酒回来,然后在九甸王丕春分果厂将所开的微型车换成李建波的现代途车来到现场的。至于为什么来到案发现场李建波说自己不知道;而侦查证据卷57-61页公安机关对陈家千的询问笔录显示陈家千讲:当天他们三人是准备在盘江收购绿豆,但因上市的绿豆数量太少而未收。然后三人在冲子村吃了杀猪饭后,在九甸王丕春分果厂将所开的微型车换成李建波的现代途车来到现场的,至于为什么来到案发现场陈家千也说自己不知道。

(1)那么请问在案发当天,张恒、李建波、陈家千三人来到案发现场之前到底在干吗?李建波的说法与陈家千的为什么截然相反?其中至少有一人在撒谎,或者两人都在撒谎。为什么要撒谎呢?

(2)李建波、陈家千二人明显存在因张恒已死而向张恒一人推卸责任的问题,那公安人员为什么不根究二人的此种谎言?

3、侦查证据卷51-54页公安机关对李建波的询问笔录显示李建波讲:他们当晚驾车来到现场后,张恒一个人就下车直接到补胎那里。李建波看到补胎那里出来了一男一女和张恒争执了一下,李建波就看到张恒退着回来,只见他用右手扶着胸部走过来,但看他走路姿势不同,李建波就赶紧下车来看,只见张恒就倒在补胎门口……(此内容在52页中部14-18行);侦查证据卷57-61页公安机关对陈家千的询问笔录显示陈家千也讲:小毛(张恒)把车停在门前的路上,车停稳以后小毛就先下车了,我和李建波没有下车。我坐在车里看见小毛和一男一女在补胎店门口争吵,但是我没有听见他们吵什么。大约两三分钟之后,李建波跟我说:赶紧下来瞧,小毛被打了睡在地上了。

根据现场的录像资料可知:在重要情节上李建波和陈家千都在撒谎!

(1)张恒下车后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男一女和张恒争吵的事情,李、陈二人为什么要向公安机关编此谎言?

(2)张恒下车后首先是用脚猛踢崔驰夫妇的补胎店铁门,李、陈二人为什么就隐瞒此铁一般的事实呢?

对于此类低级谎言和隐瞒事实真相的行为,华宁县公安侦查人员为什么就听若罔闻,视而不见,装聋作哑呢?难道这不是利用职务之便严重偏袒所谓被害人张恒一方,涉嫌放纵张恒、李建波、陈家千的犯罪的问题?这难道不是徇私枉法吗?

4、崔驰与张恒平时表现对比看,崔驰没有犯罪动机和思想基础,而张恒犯罪动机和思想基础却是很大、很深 。

崔驰从无违法犯罪行为。因家境贫困,2005年夫妇二人背井离乡4000多里路来到云南华宁县盘溪镇修补出售汽车轮胎谋生,十年没有回过一次老家。此次案发前才订了回老家过年的火车票,如果要故意伤害他人,还能回家过年吗?能圆与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子女团圆的十年之梦吗?

而张恒呢?据崔驰亲眼所见,张恒曾经光着身子背个大砍刀在其所开的轮胎修理店对面的饭店吃过饭,身上多处雕龙刺青;据来修轮胎的当地司机讲,张恒给矿老板当打手,吸毒、盗窃、抢劫、欺行霸市等违法犯罪的事情都干过,且当天深夜驱车上门报复是受其妻姐普红美唆使的。

对于张恒、李建波、陈家千这三个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人犯,华宁县公安机关为什么不立案侦查呢?

5、案发初期,身为警官的陶治利用办案的职务之便(见侦查卷皮办案人员姓名)及当事人家属的畏惧心理给崔驰之妻介绍了律师李某某,致侦查人员的上述违法犯罪行为肆无忌惮而无法监督。

(五) 盘溪镇派出所及华宁县公安局110指挥服务台在处警问题上存在明显的弄虚作假问题。

1、诉讼文书卷第3页《华宁县公安局110反馈单》显示:反馈单位为华宁县公安局盘溪派出所,值班领导豆燕明,反馈人施华,反馈时间2015年1月14日0时35分52秒,事发时间2015年1月14日0时35分52秒,出警时间2015年1月14日0时35分52秒,到达时间2015年1月14日0时35分52秒。

请问:反馈时间、事发时间、出警时间、到达时间能是同一时间吗?

2、诉讼文书卷第1页《华宁县公安局110接警单》显示:是公民蒋云用自己的手机(13118775094)于2015年1月13日22时45分07秒向110报的警;  

第2页《华宁县公安局110处警单》显示:派警时间为2015年1月13日22时46分13秒,派警人为李永林,处警单位为盘溪镇派出所,处警人为廖学伟,处警意见为:2015年1月13日22时46分,指令盘溪镇派出所出警处理;

第4页《华宁县公安局盘溪派出所接处警登记表》简要警情显示:2015年1月13日22时45分,华宁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指令盘溪镇派出所,盘溪镇东升社区东升街21号蒋云报称,我在盘溪冷库门口处看到有人打架,请求出警处理;处警情况——接警后,盘溪镇派出所民警迅速赶赴现场……

但是,早在张恒2015年1月13日22时41分许刚到现场用脚踢门时崔驰便用移动座机(15706940277)向盘溪镇的警民联系电话(5091015)报了警。

请问:盘溪派出所出警了没有?为什么不出警?

盘溪派出所到案发现场仅300余米,夜深人静、人车稀少,若及时出警,按60公里的时速,18秒即可到达现场,那还会出现命案吗?

若出警了,那么就这一个案子,盘溪派出所难道出了两次警?!

(六)张恒的死因问题存在多因一果的问题。

张恒之死与崔驰的用刀防卫致张恒受伤有关,也和公安机关及盘溪镇医院120的未及时抢救有关。

1、诉讼文书卷第第4页《华宁县公安局盘溪派出所接处警登记表》显示:损失情况为死0人,伤1人。也就是说派出所的人到现场时张恒还没有死。

2、张恒的死因鉴定为失血性休克死亡,这与120的人迟迟没有到场及公安人员的失职有重要关系。

(1)从崔驰报120的时间2015年1月13日22时48分40秒及现有录像资料结束时间2015年1月13日23时12秒分析,至少崔驰报案后12分钟120没有至场。

(2)诉讼文书卷第3页,《华宁县公安局110反馈单》损失情况栏显示:2015年1月14日0时35分反馈,已出警,1 人死亡,1 人受伤,进一步调查。

据此《华宁县公安局110反馈单》可判断,医疗120车到达现场的时间大约是1月14日0时35分,也即案发后(以崔驰1月13日22时43分报警为准)1小时120才迟迟到来。

从盘溪镇医院到案发现场据辩护人车量仅850余米,夜深人静车少时不要1 分钟便可以到达现场抢救,为什么迟迟未到?

(3)从录像资料上看,公安人员2015年1月13日22时48分到达现场后没有组织人员立即将受伤者张恒立即送往医院,而是消极等待120,放任张恒流血死亡。

以上看法是否正确,请法庭结合全案考虑。

此致

                     

     

1、云南省陕西商会 (联系电话:0871-67112301、67112305)

2、张郭民    商会秘书长

3、商会法律维权部律师:

王理乾    马捞定    毛晓敏    陈晓军    和  博    寇  亮 

段艳国

 

二○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

抄呈:

1、云南省人大 政协 政法委 省高级法院 省最高级检察院 公安厅

2、玉溪市并华宁县人大 政协 政法委 法院 省检察院 公安局

 


公益维权
  •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

  • “告母家书”作者发起众筹治病:“我想

    “告母家书”作者发起众筹治病:“我想

  •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

  •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

  •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